top of page
Association of Chinese Accountants Australia

Profile | Shawn Wang | My internal auditoring experience at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, RBA



文/Shawn Wang

排版/Yvonne


大家好,我是Shawn,目前供职于澳洲储备银行内审部。我自毕业以后一直从事审计工作,之前在北京的PwC和悉尼的EY分别工作过。然后转向了内审方向,先前是在一家制造业公司(Boral,是澳洲最大的建筑材料供应商)。一年半以前加入了澳储行内审部。有朋友跟我提到,在中央银行的内审工作(特别是关于造币厂的审计)相较于其他行业和公司,有许多独特和有意思的地方,在这里我就简单地分享我自己的一点感受和体会。


关于澳储行(RBA)


说起澳洲储备银行(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), 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,其类似于美国的美联储、中国的人民银行,是澳洲的中央银行。


央行职能有很多,大家最为熟知的应该就是货币政策(Monetary Policy)的制定,也就是调控基准利率(Cash Rate),这与我们的日常经济生活,特别是买房贷款是息息相关的。国内的新闻常常把央行调低基准利率戏称为‘央妈放水’,我觉得特别贴切。


除此之外,澳储行的其他主要职能还包括维护金融市场稳定(Financial Stability)、金融市场操作(Financial Market Operations)、结算支付平台(Payments Infrastructure)、为政府提供金融服务(Banking)以及发行钞票(Banknotes)。




关于澳储行内审

由于澳储行是一个政府部门同时又是一个金融机构;而在澳洲,政府和金融可能恰好是监管最为严厉的两个领域。所以,澳储行面临来自诸多方面的风险和监管要求。我们的内审工作因此也受到银行管理层很高的重视。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在我之前所供职的Boral,我们的内审Head大部分时间汇报给Financial Director,每个季度向CFO汇报一次。而在澳储行,我们的内审Head是每个月直接向Deputy Governor(等同于一般公司的CEO)直接汇报。

我们Team有接近20个人,算是相当大的内审团队了(之前Boral是上市公司,也只有8个人)。审计内容几乎涵盖了银行业务的方方面面。说‘几乎’是因为货币政策部门的工作是高度保密的,所以我们是从来不会对政策部门进行审计的。有时朋友开玩笑说‘你会不会有利率变动的内部消息?’我只能无奈的说‘我的工作可能就是确保没有人会有内部消息’。

由于澳储行并不是商业银行,其金融业务其实是相对单一和保守的,并不会有高风险或是创新的金融交易。所以,从审计内容上说,我们的审计同一般的金融机构内审差异并不大甚至还略为单调。我个人觉得比较有意思的审计领域是货币发行(Note Issue)和造币(Note Printing)。



关于货币发行和造币


整个货币发行的流程包括设计(Design),生产(Production),发行(Distribution)和回收(Recycling)。其中除了第二步生产以外,都是由澳储行的Note Issue部门负责的。而生产是由澳储行的全资子公司Note Printing Australia(简称NPA)完成的。NPA位于墨尔本的西北市郊Craigieburn。

大家每天都在使用澳洲钞票,但是大家可能并不了解,澳洲在钞票印制方面的科技创新是世界领先的。1988年,世界上第一张塑料钞片(polymer banknote),也就是我们现在用的十元钞票的雏形,就是在澳洲印制的。如今,塑料钞片技术已经应用于全世界50多个国家的150多种不同面额的钞票。毫不夸张的说,塑料钞片技术是澳洲最伟大的发明和技术出口之一。


今天,NPA除了印制澳洲的钞票以外,还为许多国家(如新加坡、越南等)印制钞票。另外,澳洲的护照也是在NPA印刷的,刚刚还完成了印制两千五百万张护照的里程碑.


造币厂审计的二三事


入职澳储行近一年半以来,我参与过四个和NPA相关的审计,涵盖的领域包括 Security、Production、Counterfeits 和Storage。由于涉及部分敏感信息,审计细节不方便分享给大家,这里简单的说说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地方。


Physical Security

对于一个造币厂来说,Physical Security无疑是最大的风险之一。要防范的不仅是外部的入侵还有内部的舞弊或失窃。小小的三百平米的车间,天花板上布满了400多个摄像头,可以说是毫无死角了。审计测试的其中一项control就是每天早晨开工之前,经理需要查看摄像头的影像,保证所有摄像头都正常工作。

其他审计的重点包括员工的背景调查、门禁卡权限、电网围栏的维护等。另外比较有趣的是,NPA还配备了专门的配枪安保人员,我们一项测试就是去盘点他们的手枪和子弹。


Note Production

大家在电视财经新闻上,可能会常常看到钞票从印钞机里不断送出的镜头。现实中也确实是这个样子的,开始参观的时候还会被眼前堆积成山的钞票所震撼,但是几天过后习惯了,在再看来也就与一般库存无异了。


钞票印制是一个相当复杂的流程,从最初的原材料(小小的塑料粒)到最后的成品,其间经历的大大小小的30多项程序。这里就不展开说了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浏览澳储行的官方网站,里边有详细的介绍。


从内审的角度来讲,重点还是在于各个环节的reconciliation来确保正确和完整性。为了保证各个环节产品的质量,会有很多的半成品及成品被送去测试(比如说扔进洗衣机里测试durability),而这些测试产品的保管和tracking也是重要的风险环节。另外,这些年来年NPA致力于减少废品率和材料浪费进而提升生产效率,这些专业方面的咨询我们也常常会聘请专家参与到我们的审计中。


Counterfeits

大家可能知道,几年前澳洲许多城市一度假钞猖獗,尤其是50元的假钞。为此澳储行甚至改变了新一代钞票(New Generation Banknotes)的发行顺序:本来是按照面值从小到大的顺序(也就是5元、10元、20元、50元、100元),然而为了应对50元的假钞泛滥,在发行完10元直接发行了50元(就在上周正式发行了)。


我们做的有关假钞的审计则更多的注重在假钞的交接、保管和销毁等环节。有趣的一件事是一次去盘点一名员工保管的假钞,结果那位员工倒反过来考了我,让我从8张钞票中辨别出哪一张是假钞,结果我猜了六次才猜对。

 

澳储行的内审工作是涉及面很广的,因此我们总是有机会进行不同领域的审计,了解不同的业务和相关知识,这也是我特别喜欢这份工作的原因。另外,经常有一些其他国家央行的内审团队来我们部门交流学习,最近来的是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。希望有一天中国的人民银行也会派团队来交流。


由于篇幅所限,这里就与大家分享这么多。希望有更多的机会与大家交流分享。

7 views0 comments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